冰雪

季羡林之子告北大返还亿元文物北大公益捐赠

2019-08-14 17:5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1岁的季承出庭应诉 摄/记者 洪雪

原标题:季承告北大返还亿元文物

法制晚报讯(记者洪雪) 国学大师季羡林自2009年7月逝世至今已经将近7年,而他留下的文物归属官司仍在进行。季承对父亲季羡林生前捐赠给北大的书籍、字画是否应由北京大学占有存在争议,起诉北京大学返还季羡林文物、字画等共计649件。

今天上午,这起标的1亿元、诉讼费高达54万元的案件在一中院开庭审理。

今天上午,81岁的季承出庭应诉。在法庭上,原被告双方均坚持自己的主张。季承提交了父亲手书遗嘱的视频。北大表示,季羡林给季承的委托书已过期。

案情回放季承起诉北大返还父亲亿元文物

季羡林去世后,其子季承起诉北大返还父亲的书籍、字画等价值1亿元的文物。

季承表示,2008年12月5日,父亲季羡林曾书嘱声明:“原来保存在北大图书馆里的一切书籍文物只是保存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全部捐赠。”后又写下书面文字称“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务、物”。

季承对法晚记者说,从父亲去世至今,北大仍未原物返还,因此起诉要求北大原物返还其清点保管的季羡林文物、字画共649件。

季承介绍,2009年1月13日和16日,北大两位党委副书记及部分工作人员前往301医院,向季羡林报告文物清点结果是字画577幅,其中207幅是古代书画,包括八大山人、郑板桥等人画作。季羡林特别提到苏轼的《御书颂》,北大方面表示并没有流失。

2009年3月23日至26日,北大派工作人员开始清点季羡林蓝旗营住所内的物品,北大最后选出38类72件珍贵文物,要求保存在北大图书馆,这其中就有苏东坡的《御书颂》。

季承称请示父亲后,出于对北大的信任,同意了北大方面的要求,签署了一份写明“暂由北京大学图书馆保存”字样的目录清单后,北大拿走了这批文物。

季承表示,父亲去世后,他多次向北京大学反映要求归还藏品,但北大一直未正面回应。北大方面拒不归还暂为保存的38类72件文物,后来还称这批文物包括在577件之中,“北大要么是丢了这72件文物,要么就是谎报实情。如果577件都在,后来又取走72件,总数就是649件。”

季承于是起诉北大要求返还父亲的文物,但该案还未审,季承又被外甥何巍告上法庭,何巍要求追加自己为原告,一起告北大返还季羡林遗产。

外甥起诉舅舅要确认一同当原告

2013年3月,季羡林的外孙何巍将季承告上法庭,要求确认自己的代位继承权,追加自己为季承告北大一案的共同原告。

何巍的母亲季宛如是季羡林的女儿,早于父母去世。何巍的律师称,季羡林夫人先于季羡林去世,因此季羡林的“捐赠”也处分了一部分原本属于其夫人的财产。季承要求北大返还的财产中,有一半属于何巍,所以要求法院追加何巍为共同原告,向北大追讨财产。

针对被外甥状告一事,季承受访时曾表示,他从未否认过何巍的代位继承权,此前两人已达成书面协议,会按照约定比例处分遗产。而且早在2011年拍卖了季羡林的部分藏书后,他就分给何巍近1000万元遗产,如果能打赢和北大的官司,北大返还文物后,他会按协议与何巍分割,“到那时何巍有什么异议可以再告我。”

季承认为他和北大的官司不是遗产纠纷,而是财产纠纷,“爸爸书面委托我全权处理有关他的一切事物,现在我和北大的官司跟何巍没什么关系。何巍没资格当原告。”

2013年5月17日,一中院曾组织三方开展庭前谈话。

北大称季羡林的公益捐赠不可撤销

庭前谈话时,北大辩称,北大认为季羡林对北大的捐赠行为,并非私人馈赠,而是公益捐赠。

季羡林曾于2001年7月与北京大学签订捐赠协议书,约定将其个人所藏书籍、著作、手稿、照片、古今字画以及其他物品捐赠给北京大学,赠品清单于2002年3月1日以前由赠与人交付受赠与人;赠品将分批分期由赠与人移交受赠与人指定的北京大学图书馆,直到本协议所列各项全部赠品移交完毕。

北大认为,季羡林先生未撤销《捐赠协议》,且《合同法》明确规定,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可以撤销的规定。季承提出“返还原物主张”没有依据。

北大同时提出,季羡林的另一继承人何巍已就继承权问题将季承起诉,在该诉讼尚未终审判决前,季承的继承权不能明晰,因此提请法院明确本案是否应当终止审理,待海淀法院的案件终审判决后,再审理本案。

庭审现场

81岁季承到庭原被告均坚持各自主张

上午9点40分,庭审开始,81岁的季承及代理人坐在原告席上,庭审中主要是代理人发言,被告北大方则有两名代理人出庭应诉。今天是本案第二次开庭。

在法庭上,原告出具了包括委托书在内的24份证据,被告出具了13份证据,与上次开庭一样,原被告都坚持各自的主张,另外双方都请来证人出庭,但是由于证据太多,直到上午11点半,依然在质证。

季承提交书嘱视频北大称委托书已过期

在今天的法庭上,原告季承方提供了24个证据,其中有一份季羡林书嘱的过程,被告北大方要求当庭播放这段视频。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看到视频中,季羡林先生身穿病号服坐在病床上,季承和另外两名证人围在旁边。

季承说:“公安局要你给我写一个委托书,因为我办事他们不认可,需要你写一个,要你亲自写——一共就这么四件事,一张写一件事情。”

季承继续说:“我已经向北大捐赠120万元,今后不再捐赠了……他说你说什么都捐赠给他。”季承话音一落,季羡林说:“我没有全都捐赠。”

季承接着说:“有人说你说都捐赠了,你写一个不捐了,你按照自己的意思写一个吧。”随后季羡林开始写,季羡林写得很慢。

对于这个视频,北大方代理人表示,“从画面上就可以看出,写这个书嘱不是季羡林要写的,是原告做好了准备,说到北大捐赠协议时,季羡林这么伟大的人,捐赠了东西怎么能够说不捐了就不捐了。”

“被告说老爷子在我的指使下,这个都是老爷子的意思,不是我指使的。”季承反驳。

在写到第四个委托书时,“全权委托季承处理我的事务”,季羡林写的是“事务”,旁边的季承等人说:“您写错字了,白字没有关系,应该是事物的物,不是任务的务。”随后季羡林在后面加了一个“物”字,就成了“一切事务、物”。季承认为,这说明父亲让他处理一切事物,包括文物物品。被告北大认为,季老让季承帮助处理的只是事务,不包括捐赠的文物。

对此北大方表示,从委托书书写的过程看来,季羡林就是委托季承办事,并没有明确说明撤销捐赠,况且,季羡林已经去世多年,“这个委托书已经过期。季羡林这么伟大的人,怎么可能写错字呢?”代理人表示。

季承:我要建立季羡林基金会

休庭中,《法制晚报》记者采访了季承。

季承表示,要回父亲的文物后,是想将所有的文物捐给更大的博物馆,建立季羡林博物馆,并不是要另外处分。“我们想建立文化基金会,并不排除和北大合作,我自己并不是要占有这些文物。”季承的代理人则表示,季羡林已经捐了钱,而字画是由季承负责的,没有表示要捐赠,因此北大应该返还。

季承表示,“我先主张把原物返还,然后我在这个基础上建立基金会。”季承表示,今年3月法院主持原被告双方对这些文物进行清点,目前这些文物在北大图书馆保存着。“我想建立季羡林基金会,就像诺贝尔奖一样。交给我后我来处理,办法就是办一个基金会。”季承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进行中。

季羡林遗产案

2009年7月11日

季羡林逝世。季羡林生于1911年8月6日,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等。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大学的终身教授

2009年12月16日

季羡林的儿子季承报案,称北京大学朗润园13号公寓季羡林旧居被盗

2011年5月

一中院公开审理这起刑事案件,季羡林生前的身边人员王如、方咸如被列为嫌疑人受审。此后,季承起诉北大,要求返还其保管的季羡林文物

2013年2月17日

盗窃案被告人王如、方咸如为期一年的取保手续到期

2013年3月

季承诉北大获准立案

2013年3月

季羡林的外孙何巍又将季承告上海淀法庭,称一直未能与舅舅达成遗产分割协议,要求确认自己的代位继承权,追加自己为季承告北大一案的原告

2013年5月17日

该案在一中院进行庭前谈话

文/记者洪雪

血栓是如何形成的
怎么检查有没有血栓
血栓斑块
血栓前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