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史莱姆研究者 第四十三章 浸猪笼与挂图腾

2020-01-16 19:1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莱姆研究者 第四十三章 浸猪笼与挂图腾

少年名叫塔布里希,是亚诺马部落酋长的儿子。最近亚诺马部落很不平静,因为那座可恶的河上魔窟又一次漂流了过来。亚诺玛部落不得不再次迁徙。

在陆地上,亚诺马部落兵强马壮,但水军实力几乎为零,所以无论他们在河套的哪个位置定居,最多不过半年,一定要被迫搬家。

听到这里达克不明白了:“你们一个在陆上一个在河里,怎么会打起来呢?”

塔布里希愤愤地说了一大通,

尤潘基翻译道:“那些可恶的河上鬼堡的魔鬼,他们明明知道悲恸沼泽里的水有毒,人不能常喝,必须到雷鸣之河附近取水,还派人在河上四处乱窜,见到我们取水的人就杀,还把人头挂在船上炫耀!”

安度里听了,脸上肌肉猛跳了几下,反驳道:“你们以为自己就清白吗?我们需要铁列克里树,那又不是你们种的,为什么杀我们的人?”

塔布里希脖子上的青筋蹦起老高:“是你们先杀我们的!许你们杀,不许我们杀?”

达克道:“既然如此,你们双方各退一步,各取所需,难道不好吗?”

听完尤潘基的翻译,塔布里希哼哼道:“我们也不想随便杀人,但他们就是欺人太甚!他们也太瞧不起人了,随随便便派了个女人来谈,分明是没有诚意,这才激怒了那些早就不老实的家伙!”

众人面面相觑,安度里赶紧道:“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这样这样……”

“对,就是她。我们的斥候碰上她,她说是来谈判的,还说为了这次谈判专门修了这条路——分明是扯谎!”

达克笑道:“神堡的霍尔阿迪森酋长为了显示诚意,派了自己的女儿来谈双方的和平事宜,为了显示诚意,还专门修了一条路,可能修路的时候和贵方斥候发生了点小小摩擦,闹出了一点不愉快。所以霍尔阿迪森酋长又专门委托我们黑暗神教来做中间人。”

塔布里希闷闷不乐:“如果你们能早点来,也不会闹到这一步了。”

“怎么?”

“那些不服我父亲的人造反了,抓了我父亲,还要杀我。”

众人心头一紧,尤潘基直接问:“那谈判的使者呢?”

“那些造反者说要用她来祭祀沼泽之神,准备把她沉潭。”

众人大惊,达克忙道:“各位,看来这次,别人的家事,我们是非管不可了,走!”

有了塔布里希带领,众人很轻易地避开了各种图腾柱布置的防御设施,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亚诺马部落的营地。

营地里到处是鲜血和尸体,看来不久前这里刚经过一番激烈的拼杀,现在反酋长的一派暂时控制大权,只要把柏丽亚娜沉潭,双方和谈的一切希望就彻底断绝了。

反对派做事雷厉风行,控制大局以后,立即举行沉潭仪式,连营地都没来得及打扫,也不怕在这么炎热的气候下引发大规模传染病。

柏丽亚娜被塞在木笼里,笼子的四角还挂了沉甸甸的大石头,她心里一个劲的打鼓。

这次单独行动十分冒险,从头到尾全是她自己临时起意。操纵河神工匠之车的方法她一直在偷着学,自认为能应付,确实,砍砍普通树木她勉强还能对付对付,但碰到铁列克里树就抓瞎了。她命令手下散开去抓蛇蝇,蛇蝇哪有那么好抓的?她部落的人身上都抹了驱蛇蝇的药粉,蛇蝇闻到味道,早溜之大吉了,她又气又急,命令手下分散去抓,这下可好,被早就盯上他们的亚诺马部落武士一拥而上,拿了个正着。

危急关头,柏丽亚娜突然脑洞大开,自称是神堡使者,要来谈双方永久和平条款。没想到,对方的酋长居然一口答应,这可真是天上掉下大玉米,当场把她砸懵了。

如果能和岸上部落订立和平协议,那就意味着以后可以不必过在河上飘来荡去的生活,意味着神堡的人口和实力会迅速增加,意味着父亲权威的扩大——而这一切都是我、勇敢果断的柏丽亚娜带来的,啊哈哈哈。

没想到,她的兴奋持续了还不到两个小时,一场针对亚诺马部落酋长的军事政变就爆发了。酋长卫队战败,酋长被俘,反叛者控制了局面,宣称要与神堡彻底划清界限,第一个拿来向神堡的,就是这个神堡的使者。她将被沉潭,人头将被制作成图腾,插在岸边!

一棵高高的大树上,一根格外粗壮的树枝旁逸斜出,木笼就被挂在上面。下方是巨大的沼泽,沼泽里,无数沼泽尖角蛭大大小小的晶亮眼睛正充满热切期待地朝上看,期待着美食从天而降;数只沼泽巨蜘蛛也撑开巨伞一样的八条腿,在不远处得沼泽表面上静静地等待着,这些凶猛的猎食者知道,只要木笼落入沼泽扑通一响,就到了用餐时间。

啊啊啊,真的会被它们咬死的啊!爸爸妈妈,快来救我啊!我再也不跑了,这次是真的!伟大的河神啊,赶快来救我啊,我宁愿死在你的怀抱,也不要沉到恶心巴拉的沼泽里!我再也不偷偷把饭菜倒到河里去了,原谅我吧,赶快来救我啊!

木笼周围,是一大群手执标枪和石斧的、杀气腾腾的亚诺马部落武士,在拴木笼的山藤旁边,还蹲着两个拿石斧的部落武士,他们负责行刑,只等部落长老一声令下,就砍断山藤,执行“浸杀之刑”。

为了保证柏丽亚娜的人头不会被意外的吞吃掉或严重破坏,还专门在她脸上涂了厚厚的驱虫药,并且用细藤仔细的绑住她的头发——这样人头就不会沉入沼泽,等身体吃光吸干,把人头拉过来就行了。

一名浑身涂成漆黑,脸却涂得惨白的部落长老举起手中木杖,大声说了几句什么,蹲在树上的两名部落武士立即站起来,举起手中石斧,对准了山藤。

部落长老第二次大叫,两把石斧呼啸落下,两根山藤几乎同时被砍断!

完了!

柏丽亚娜紧紧闭上眼。

第一个咬我的是什么呢?会咬哪里呢?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周围传来巨大的惊呼声。这声音让柏丽亚娜忍不住睁开了眼,她也惊呼出声了。

木笼没有往下坠,而是往上升。

无数漆黑的羽毛似乎被微风吹动,在木笼周围漂浮缭绕,整个木笼沐浴着浓重的墨色,木笼在缓缓上升,上升,上升。

有不少部落武士虔诚地跪倒,向慢慢升天的柏丽亚娜跪拜。

部落长老几乎气炸了肺,猛地举起手中木杖,杖头蓝光闪烁,对准了被困在笼中的柏丽亚娜。

一道黑色的闪电从密林中猛地窜出,咔的一声脆响,那名正在咏唱法术的部落长老彻底变成了黑人,连白脸都给劈黑了,抽搐了几下,一头栽倒。

紧接着,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浓厚黑色雾气的少年腾地从密林中跳出来,手执一把同样散发着黑色雾气的巨齿沼泽鳄颚骨钳,大声咆哮:“酋长之子塔布里希在此!黑暗之神的荣光将照耀大地!叛贼们,平叛之后杀你全家!叛徒全部挂图腾!”

海盐县西塘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江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江苏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