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传奇大老板第83章送花

2020-01-24 09:3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传奇大老板 第83章 送花

天还没亮,林风就被吵醒,一看时间才刚过五点。

那边传来吴灵珊略带兴奋的声音:“林风,你起来了吗?不要睡过头了。”

“天还没亮好吧。”

多大的人了,还像春游的小朋友一样。

开车出去接了吴灵珊,林风先去了早餐店。

周末出城堵,出了城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林风肯定要先把自己的胃装满,随后又买了些矿泉水和零食扔后备箱里。

虽然郝晓芸说把东西都准备齐了,让他只管开车带人就行,但他觉得应该有备无患。

五家湖他曾经去过,说是荒山野岭一点也不为过,到时候东西不够吃谁开车出来买?

“快走吧,我们该去接郝晓芸了,她早就等着啦。”吴灵珊一直催。

郝晓芸家就在去五家湖的方向,这是早就安排好的路线。

其他同学一共还有二十几个,都在学校门口,乘坐郝晓芸借来的大巴车,所有需要的东西包括帐篷和食材,都由她一手操办,也全部塞大巴车里。

到了她家门口,林风远远就看到两个窈窕的身影。

郝晓芸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背包,耷拉着脑袋。身旁是她姐姐郝晓蕾,白色运动服,白色棒球帽,一身干练,表情却冷若冰霜,手里拎着一个长长的渔具包。

“什么情况?”吴灵珊有点懵了,“她姐也去?”

“不会吧。”

林风觉得要是郝晓蕾一起去的话,大家就别露营了,什么气氛都没了。

郝晓蕾转过头来,看向林风,随即敲了敲副驾驶的窗户,那强大的冷漠气场让吴灵珊一个激灵,迅速钻到了后座去。

郝晓蕾今天没戴眼镜,仍旧是一头短发,从侧面看去,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消瘦的脸颊上没有一丝瑕疵,皮肤细腻得犹如少女。

就算用了十瓶宇宙精华液,也没有这种细瓷一般的效果,看来是本身就皮肤很好。

她用修长的十指拉下保险带轻轻扣上,转头对林风说道:“开车,谢谢。”

看来她真是要一起跟去了,可这是同学聚会,你一个当家长的,跑去不觉得怪怪的吗?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郝晓蕾又说道:“我只是坐顺风车,到地方我钓鱼,不会给你们的活动造成任何影响。”

“那你怎么不自己开车去?”

“驾驶证吊销了。”

好吧,这个理由很强大。

林风不由刮目相看,这姐姐到底干了什么连驾驶证都吊销了。

人都已经坐上来,拒绝也晚了。

林风开着车上了绕城高速,和大巴汇合以后,直奔五家湖方向。

由于郝晓蕾,郝晓芸全程都不敢怎么说话,吴灵珊也只能无聊地玩,车里的气氛简直压抑到让人窒息。

林风觉得早知如此,还不如去挤大巴呢。

出城不久,林风就发现有一辆黑色宝马SUV,好像一直隐隐吊着他们。

林风慢他也慢,林风快他也快,这是被跟踪了吗?

只是这跟踪的技巧实在太拙劣,好像根本就没想过要掩饰。

不过林风心也放得宽,一个SUV塞满了也就几个人,他们后面可有一大巴车呢,十几个年轻力壮小伙子,真有歹徒,一人一拳也打死了。

不出林风所料,那辆车果然是有意跟着的。

下了高速,过了小镇,都钻进山里的泥巴路了,郝晓芸她们才发现不对劲。

“那车是不是跟着我们?”

“不用管。”郝晓蕾道。

和林风一样,她似乎早就看见了,不过她没说什么,只是有点厌烦地皱了皱眉头。

大巴直接开到水库堤坝上,露营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人多手快,又男女搭配,不出一个小时,湖边一片宽阔的青草地上,就搭起了十几顶不大的帐篷。

郝晓蕾倒是没有食言,自己扛着东西去了比较远的地方,林风远远看着她搭帐篷,有心过去帮一把,结果发现被人抢先了。

是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是那辆黑色宝马上的人,那体型林风看着眼熟,最后借了单反装上长镜头一看,我去,那不是胡一海吗?

这货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居然一路跟过来了。

难怪车上郝晓蕾要皱眉,早看出是他了吧。

“偷看大美女啊?”吴灵珊忙了半天,鼻尖上都渗出汗水。她今天没有扎小辫子,齐肩的头发随意地散着,看上去甜美而文静。

“不,看那个男的,要倒霉了。”

吴灵珊好奇,听了立即从包里摸出望远镜:“这个人有点眼熟,他在干什么,拿着一把伞……”

“不知道,继续看吧。”

“哈哈,居然会变魔术,从伞里变出了一大把花!”吴灵珊一看有八卦,整个人就精神了,“他过去了,要送花了!”

她的声音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时间相机望远镜都来了。

“哇,这是要表白的节奏啊!”

“那美女好漂亮,好……眼熟?”

一个女生叫道:“那男的穿的是阿玛尼啊,真有钱!”

林风也不知道隔着这么远,她是怎么看清楚的,结果回头一看,她相机的镜头都快手臂那么长了,据说是准备来拍星星的。

他把相机关了,没什么好看的,结局早已注定。

之前郝晓芸说过,胡一海曾经追求过她姐,猛浪到去公司门口送花,结果被修理得很惨。

以郝晓蕾这样的性格,认定的事情就是很难改变,以为有了头发就能扭转乾坤?那头发又不是太上老君的拂尘。

这胡一海在事业上是成功者,但在感情上还是个小学生啊!

“看看看,她接花了!”

不会吧,林风一愣,这郝晓蕾难道转性了?

结果瞬间大家齐声叹息:“哇,扔水里了!”

“失败了!”

“我姐这两年脾气好多了,不然他今天就要下水游泳了。”郝晓芸哼了一声,挺骄傲的说到,“她厉害着呢,空手道、跆拳道、散打都练过。”

林风心道那也未必,胡一海还边境退伍兵呢,虽然看起来这几年被酒精腐蚀了不少,但至少底子应该还在。

不过林风相信就算郝晓蕾出手,胡一海也不会还手,这是爱情的魔力。

不久胡一海有点怏怏然地走了过来,远远地,见大家都在看着他笑,也觉得有些丢脸。

他找到林风,两人到湖边坐了会儿。

“哎,林小哥啊,我这个人呢什么都开得开,就是唯独对女人不行。”胡一海上来就打开了话匣子,“自从见了她之后,我就知道我这辈子不会喜欢上别人了。”

得了,还真是个痴情种。

林风有些好奇:“为什么偏偏是她呢,冷冷冰冰的,哪点好?”

“我也不知道啊,我在高原当兵当到31岁,那里别说女人了,母狼都没几只。回来又忙着工作,等发现再不找对象就真晚了的时候,就开始相亲。但是小哥你知道,我之前那个样子谁会看得上啊?看得上我的我又看不上,也不敢相信,怕是为了钱来的,那样的婚姻不要也罢。”

他陷忆,“结果呢,命运的使然啊,一次我在健身房看到她,就一见钟情了,这TMD就是孽啊!”

郎有情、妾无意,姻缘天定,莫强求。

“那你加油吧……”林风只能这么说了。

“只要她一天没嫁人,我肯定要继续,我相信,烈女怕缠郎嘛。”

你是继续找虐吧,林风心里说到,不过还是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毕竟现在这样的情种快绝种了。

“那祝(zi)你(qiu)好(duo)运(fu)!”

“谢谢你小哥。”胡一海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晚点再聊,我先去搭帐篷了。”

阿木尔林业局职工医院怎么样
长春权威银屑病医院
黑龙江专门治妇科医院
长春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湛江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