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农民医生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异能偷袭者

2020-01-17 03:3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农民医生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异能偷袭者

三人所处的地方很奇怪,好像刚才所经历过的黑洞一样,四周都是黑色的石壁,但是光线却并不暗,能看清楚周围的一切,而扬益在经过十分钟后,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痕迹,四面都有出口,至少有七八处,这让扬益更加的纳闷了,这地方太过于诡异了,如果说是有人作怪,把三个人拉入到了这里,那么不应该这么安静,总该有人出现才对,可是现在却异常的安静,一点的生息都没有。

如果说是自然因素,让这里充满了诡异,那么总该有些解释才对,不可能让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

三个人都非常有默契的谁也没有说话,扬益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对龚伊娜和傲雪道:“我想我们可能进入了一个机关阵势中,能不能走出去的关键就看我们自己了,现在可是一点依靠也没有了,据说这里没有出去过人,我们该怎么办?”

扬益的问题非常的现实,突然进入这里后,扬益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但是扬益很自然的认为这些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不可能是自然的力量,所以才会说可能是进入了一个机关阵势中。

龚伊娜和傲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扬益这么说,两人才踏实了不少,身体没有任何的损伤,除了有些害怕外,其他一切正常,听扬益说是进入了机关阵势中,两人马上警觉了起来。

看到龚伊娜和傲雪都不是刚才一脸茫然的样子了,扬益终于放心了不少,在这个时候,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三个人自己,只要不受自己心情的影响,其他的问题都是小问题,绝对不会有太多大的破坏力。

确定了自己的思路后,扬益开始考虑如何走出这里的问题。

这么多的路,要是一条一条的试试看,肯定会浪费很多的时间,扬益摸摸自己的身上,还好自己的随身行李都是自己带着,除了两天的干粮外,还有不少的妖兽肉,足够吃五六天了,然后看向龚伊娜。

龚伊娜点点头,然后从身上拿出了不少的东西来,有一天的干粮和一些妖兽肉,不过够三个人吃两天了。

傲雪则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身上不像扬益和龚伊娜一样带了很多的东西,只有很简单的随身物品,食物根本没有,妖兽猎杀者的身份,让她更注重实战,而不是这些简单笨重的食物。

“差不多能坚持十天,我们已经算是很幸运了,现在唯一不足的就是水了,我们需要做两件事情,一件是找到水源,一件是查到这些光线的来源,想离开这里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了,我们商量下具体的分配!”

这的扬益从伊德那里学来的最为有效的办法,在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到所有人的配合,使所有的人都被充分利用,这才是一个领导者的能力,伊德的原话就是这样,扬益也是原封不动的套搬到了这里来。

其实具体的分工扬益也不清楚,在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根本没有任何的踪迹可以查询,只能简单的分配下任务,让两人都有些准备。

扬益负责食物和水的保管,不过龚伊娜和傲雪都要分担一些,当然了不仅仅是为了减轻扬益的负担,更主要的是三人现在的情况不明了,必须每个人都留一些口粮,以备有什么情况发生。

扬益和龚伊娜两人虽然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但是两个人从来没有想到会遇到今天的事情,经过扬益的分析后,两人确定危险不大,但是两人心里却都不大踏实,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诡异,看起来很镇定的两人,其实心里已经开始沉闷起来,遇到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让两人不免会有些担心。

而傲雪则要好很多,作为一个妖兽的猎杀者,周遭的环境随时都在变化,没有一层不变的妖兽位置,所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他们的适应力最快,傲雪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成为三人带路的核心。

虽然是第一次到这里,但是傲雪的认路本领要比扬益他们强很多,不管是如何的变幻,傲雪总能很果断地判断出路的区别来,这里的路都非常的相似,扬益和龚伊娜根本辨别不出来其中的区别,只能让傲雪带路。

区分这些路并不难,妖兽捕杀者经常在身上带有一些流香,这种香使用一种叫甘草的种子研磨成粉状,带在身上就可以,这种香味保留的时间在平常能达到十天,即便是阴雨天也能留下五天的味道,这种香味儿不浓,但是很容易识别,妖兽猎杀者从小就开始接触流香,所以能非常熟悉自己走过的路,为的就是不在妖兽出没的地方迷路。

有了这些流香,傲雪自然很容易就辨别出了路径来,只是扬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确认真确的路,三人只能盲目的走,一连已经绕了三圈儿,七条路已经进入第四条了。

“愚蠢的年轻人,你们必将成为这里的冤魂!”

一个很飘忽的声音突然在洒个人背后响了起来,吓了扬益一跳,三人马上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可是后面什么都没有。

等待了五分钟后,扬益终于失望了,背后没有一点的动静,和来的时候一样,看到龚伊娜和傲雪也是一脸的动容,看着身后,不敢喘气,扬益只能苦笑,看来他们和自己一样,听到了刚才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让三个人都有些不解,刚才明明听到声音在身后,但是三个人回头的时候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不能不让三个人怀疑,刚刚三个人都回头了,说明三个人都听到了声音,这点可以肯定,三个人都没有收获,自然让扬益郁闷不已了。

“我刚刚听到声音了,你们听到了没有?”

“我是听到声音了,很古怪的声音,不过我感觉是个女人的声音,她说让我们很愚蠢,可能会成为这里的冤魂!”

龚伊娜听到扬益问话,把刚才听到的声音给扬益重复了下,其实在刚才的时候,龚伊娜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声音,不过他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音,看到扬益转身,马上意识到了可能自己没有听错。

东乡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西山煤电职工总医院怎么样
杭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好的癫痫中医院
西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