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劳务派遣条例呼之欲出

2019-08-23 00:2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劳动合同法》中原本用来规范劳务派遣的规定,由于规定得太笼统,导致使用劳务派遣工大规模增加,甚至成为许多企业的 潜规则 。 

 明确规范劳务派遣用工方式,已刻不容缓。 

  6年来,周先生如候鸟般在劳务派遣公司和用工公司间往返,三度被用工公司强制辞职。 

 2004年4月,周先生被某劳务公司派遣至某汽车租赁公司,做汽车驾驶员。4个月后,他从原来的劳务公司转入某人力资源管理公司并建立了劳动关系。 

 每月1200多元的基本工资,加上不固定的饭贴、车贴和加班费,尽管收入不高,但能勉强维持生计。 

 周先生在此一干4年,然而,情况再次发生转变。 

 2008年8月,周先生又同人力公司签订了两年的劳动合同。可是此后不到1年,周先生被迫提出辞职。 

 谈到这次辞职,周先生觉得非常无奈。虽然是和人力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但是自己真正的老板却是汽车租赁公司。而他们这些驾驶员的工作期限,却和汽车租赁公司出租的车辆租期密切相关。一旦出借的车辆到了租期,汽车租赁公司就会要求驾驶员写辞职报告主动辞职。 

 周先生称,在2009年5月,他将车辆交还给汽车租赁公司的时候,被要求在一份辞职报告上签名。 如果不写辞职报告的话,驾驶员以后就不要再想回去开车了。 周先生谈到汽车租赁公司的行为时有些气愤。 

 被迫辞职4个月后,汽车租赁公司通知周先生回去上班。同年11月,周先生第二次被迫辞职。2010年 月,周先生再次复职。7月,周先生第三次被迫辞职。 

 这样频繁地折腾,周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

滥用劳务派遣 

 周先生的遭遇在劳务派遣公司十分普遍。在法庭上,为了驳斥人力公司 周先生系主动辞职 的说法,他请来了两名证人到庭作证。 

 两位证人都是曾经在该汽车租赁公司上班的派遣员工,他们当庭诉说了和周先生类似的遭遇。其中一名证人吴先生在租赁公司工作多年,因为不写辞职报告,合同到期后就没能继续工作下去。 

 近日,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对《劳动合同法》实施情况进行执法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劳动合同法》实施三年来,各级仲裁机构共处理各类劳动争议案件 5.45万件,涉及劳动者4 . 1万人。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李玉生提供的数据则显示,2008至2010年,全省法院共受理一审劳动争议案件97 5件。全省劳动争议案件总体保持高位运行态势。 

 在执法检查总结会上,江苏省总工会副主席胡同军说,企业规避法律的行为时有发生。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滥用劳务派遣。 

 《劳动合同法》规定: 劳务派遣一般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 但何为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没有明确的界定,这给一些企业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提供了空间。 

 近几年,劳务派遣用工数量明显增多,涉及此类的信访案件也明显上升。根据全国总工会调查,目前全国劳务派遣人员总数已经高达6000多万,占到国内职工总人数的20%。 

 有的企业甚至将原来与企业签有劳动合同的职工,转与劳务派遣公司订立劳动合同,再由劳务派遣公司派到本企业工作。这种情况在国有大中型企业中尤为明显。 

 不仅如此,劳务派遣用工还出现了一些变相的新方式,一些企业将与劳务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用工协议,改成发包合同、承包合同等形式。这种用工形式,对于劳动者来讲,工作性质、工作岗位虽然没有变,但待遇变了。

即将整肃 

 《劳动合同法》实施三年来,劳务派遣现象愈发严重,这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据了解,预计从6月起,一场针对国内劳务派遣用工泛滥的行动将展开。 

 消息称,该行动将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牵头,全国总工会、国资委、全国工商联等共同参与,对国内劳务派遣单位进行全面摸底调查,被发现的违规劳务派遣单位、用人单位将被依法处理,而一些违法严重的劳务派遣单位将被清除出局。 

 人社部副部长杨志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会同工商等部门进行全面摸底调查,重点是 解决中央企业和大中型企业劳务派遣规范的问题 。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从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了解,我国劳务派遣用工主要是在国有企业、事业、机关类单位,尤其是在石油、化工、电信、金融、银行、航空、铁路等垄断行业最为严重,部分央企甚至有超过2/ 的员工都属于劳务派遣。 

 杨志明介绍,本次清查整顿目的,一方面是查处企业的违规用工,要求同一个企业不同身份的员工能够实现 同工同酬 ,另一方面是对不具备法定资质、违法派遣劳动者的劳务派遣单位进行依法清理,借此把 皮包公司 挤出去。最终的目的是严格规范国内劳务派遣市场。

亟待立法 

 6月份的全面整肃效果将会怎样,还不得而知,然而可以确定的是,从根本上解决劳务派遣存在的问题,仅靠不定期的整肃还不够。 

 去年开始,包括北京外企服务集团在内的一些企业,已经开始设立调解委员会,其中一项重要工作便是针对劳务派遣用工问题进行调解。 

 北京外企服务集团人民调解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在《人民调解法》出台不久后,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称,需要等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发布后才能具体谈该集团调解工作的详细情况,然而司法解释已经发布,但是该集团对调解状况却仍未透露,足见其中纠结、复杂程度。 

 对于大量的劳务派遣问题如何从法律上解决,有关部门和专家都已经在研究和起草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曾提出,劳务派遣亟待规范,劳务派遣员工的权益通过什么方式维护?在派遣单位加入工会还是在用人单位加入工会?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急切需要对劳务派遣进行明确规范。 

 据了解,全国总工会曾上书全国人大法工委,建议修改《劳动合同法》相关 劳务派遣 内容。 

 而在即将进行的整肃活动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将起草、修改相关劳务派遣的配套规章和政策,其中,备受外界关注的《劳务派遣条例》将有望在年内推出。 

 但是,有专家提出,由于劳务派遣涉及的利益集团较多,阻力较大,立法过程并不会很顺利。 

 整肃即将开始,法律也在完善,派遣工人的权利保障问题能否及早解决?前文所述的周先生通过维权,最终获得了7000元补偿,但是他的工友们还在争取自己的权利。 

河南那里治疗牛皮癣好
睾丸不育的因素都有那些
云南癫痫病治疗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