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千金-益母颗粒副鎮長與同事酒后爭執被捅死

2020-02-15 03:4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副镇长与同事酒后争执被捅死

昨日,南京市秦淮区三山花园城小区内发生一起伤害致死案,一名葛姓男子被同住一室的老乡捅死经警方调查,两人均为高淳县砖墙镇驻宁办事处工作人员,葛某为该镇副镇长,两人因酒后发生争执引发血案目前,犯罪嫌疑人陈某因涉嫌伤害致人死亡,被秦淮警方刑事拘留据知情者说,葛某和陈某多年前都是高淳某乡镇财经所会计

案发现场 凌晨三点呼啦啦来了好几辆警车

赶到现场时,警方已经撤离“半夜呼啦啦来了几辆警车,吵吵囔囔的,听说有人被杀了”小区内围着不少居民,议论纷纷随后,在小区居民的指引下,很开找到了命案现场——16幢502室16幢502室防盗门紧锁着除了警方张贴的封条外,门上还贴着一则落款为“双塘派出所”的通知:“本房间发生重大刑事案件,现本房间予以封存未得到允许,擅自进入本房间,需承担法律”据小区保安介绍,他6点多来接班时,小区里有很多警察,后来一打听才知道502室出了命案“一名40多岁的男子被同住的老乡捅死了,行凶者捅人后没有离开现场,后被警察带走了”该保安表示只知道两人是高淳老乡

随后,敲开了502室对门503室的大门,出来了一位身着睡衣的中年男子,其妻子正在忙着做午饭“几个月前,502室重新装修了一下,然后搬进了几名陌生男人,邻里间少有往来,所以邻居的情况我一点都不了解”该男子说,事发当天,他刚好出差回来,对门吵得他一宿没睡好

“大概是凌晨3点,我听到重重的脚步声,还听到几人说话的声音”503室的男房主回忆说,脚步声到5楼就消失了,继而是“砰”的关门声,估摸是502室有人回家了房门关上没多久,就听到砸东西的声音,声音持续了一两分钟就安静下来可没过10分钟,小区楼下又传来警笛声,他急忙循声查看,结果发现自家楼前停着四五辆警车,保安给民警打开底楼大门后,民警迅速冲上了5楼“我没敢开门出去,只是通过猫眼看个究竟,民警进入502室后,502室内就传出一男子的惊慌叫声”503室房主说,自己从猫眼里看到,一名男子就一直喊着喊着,强调自己没有故意杀人,是死者醉酒后打他,他是被逼急了才捅人的,也没想到一刀下去,被捅者就晕了过去了随后,120救护车也赶到现场,将满身是血的一名中年男子抬出502室,送往医院直至天亮,警方才在现场完成调查取证,并把捅人者带上警车

警方调查 酒后口角引发血案

昨天下午,从警方了解到,当天凌晨3时20分,秦淮公安分局接110报警称,三山花园16幢502室一对小夫妻打架,有人受伤接报后,双塘派出所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可发现情况和报警内容并不相同,一中年男子斜躺在客厅的地上,其左腹部被人捅伤,血流不止民警立即配合120医护人员进行抢救,并迅速控制了在场的一名男性嫌疑人随后,当地派了有关领导到现场协助调查

经调查,受伤男子葛某现年40岁,高淳县淳溪镇人,是高淳县砖墙镇副镇长,长时间在砖墙镇驻宁办事处工作,暂住在三山花园城15幢502室,同住此处的还有三名同事,行凶者陈某就是其中一人前天晚上,葛某与三名同乡叫来朋友,一起到暂住地附近的饭店喝酒酒后兴起,众人此后相约唱歌消夜,到凌晨3点多,众人方才醉醺醺地返回暂住屋因酒后言语不和,陈某(男,39岁,本市高淳县砖墙镇人)与葛某发生口角并扭打在一起,后陈失去理智,竟持刀捅向葛某腹部,致葛动脉破裂,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家乡寻踪 两人多年前就曾是同事

葛副镇长出了事,在该镇也很快流传开来该镇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听说我们副镇长被人刺死,这个事情大家都感到很意外,至于凶手是谁,我们并不清楚”后来,告诉他,听说是一名姓陈的财经所会计”,这位同志表示吃惊,说不太可能,葛和陈之间平时关系还不错,而且他们多年前就是财经所的老同事

在砖墙镇政务公开告示栏里,葛某的职务是副镇长,主要分管建筑、劳务、科技、环保和安全生产而陈某的职责一栏中,显示其负责审计和税务,实际上是镇财经所会计”据介绍,砖墙镇建筑企业比较多,是镇里支柱产业,不少建筑企业在南京有业务,为此在南京设立了建筑事务办,相当于镇在南京的办事处,办公地点设在虎踞南路,葛副镇长分管建筑,属副科级干部,财经所陈某是办事处成员,因此他们至今还在一起共事而三山花园城的那套房子是方便办事处人员居住的,葛副镇长经常要两头跑砖墙镇宣传委员说,葛副镇长脾气也很好,工作能力也强,每年都是超额完成任务

据介绍,葛副镇长是1969年出生的,有个在高淳上初中的儿子,昨天出事后,家属已经赶往南京了,陈某有个女儿也在高淳上初二,砖墙镇在上世纪90年代还是个乡,后来和邻乡合并成砖墙镇,合并前,葛和陈两人就是邻乡财经所会计”大约1996年乡镇合并后,两人又成了砖墙镇财经所会计”,几年前,葛担任了财经所副所长,两人就成了上下级关系,接着,葛某担任镇长助理,后又升副镇长,而陈没有怎么变动这位知情者说:“外面流传他们可能有点小矛盾,不过也不好讲,从来没有见两个人有什么争执和明显的矛盾”

本报 曹卢杰 任国勇

汉森四磨汤小孩吃多少
磕碰淤青怎么消除
玉林鸡骨草胶囊多少钱
腹胀有哪些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