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动漫诱惑中国动漫业为何持续吸引资金进入

2019-06-08 18:3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消化不良型腹泻怎么办
拉肚子腹胀腹痛怎么办
消化不良饮食怎么调理

[ 动漫产业的盈利点除了出售电视播放权和图像版权,更大的蛋糕在随后的衍生品:音像、游戏、图书、饮料、服装、玩具等。张成祥说:“这些周边产品可能你之前想都没想到,但一旦你的片子成功了,就会源源不断有人找上门来谈合作。” ]

创作公司国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国鼎”)与黄飞鸿是“老乡”,来自佛山南海区西樵镇。

仅6分钟的样片足足花了国鼎半年时间,但是很值得。在6月26日佛山南海文化产业招商大会上,南海区政府部门不遗余力地展示这一项目,更重要的是国鼎在大会上获得了真金白银,两家投资公司与国鼎正式签约,为国鼎注资5000万元。

这是佛山南海首次举办大规模的文化产业招商大会,这意味着民营资本活跃的南海正式发力文化产业。佛山南海区文体旅游局常务副局长谭国洪对《第一财经》表示,区政府及各镇政府都正在制定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及相关扶持政策。

可能的爆炸式效应

灵动的大眼睛,丰富的武打动作,精美的背景。会场里,这部短片吸引不少人驻足观看。

一部动画片,首先要建模,把每个人物造型设计出来,打光上色。这是十分关键的一步,相当于一个城市搞基础建设。而建好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国鼎创始人之一张成祥说,尤其是一部长的动画片,到最后都不用画了,因为场景、动作前面都已经有了,只用把前面的调过来就可以了。因此动画片是越做越简单,制作成本也随之越来越便宜。

每一集的预算是15万元,张成祥预计总投入1000万~1800万元。目前剧本的一般行情为写一集1000~2000元,而他很重视剧本,放出话说:“低于3000元的不要跟我谈。”

与传统产业的盈利模式不同,文化产业更多的是一次性大投入后持续产出的模式。江苏一德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陈俊曾在一次内部发言中说,传统经济的投入和产出是线性关系,生产一件产品,卖一件产品,赚一件产品的钱,文化产业则完全颠覆了这种模式,文化产业的投入产出是非线性的。

陈俊打了个比方,有人写一首歌,投入在写歌完毕就停止了,但是随着在络上的下载量越来越多,有一个下载就有一份盈利,产出不会随着投入停止而停止。

动漫产业的盈利点除了出售电视播放权和图像版权,更大的蛋糕在随后的衍生品:音像、游戏、图书、饮料、服装、玩具等。张成祥说:“这些周边产品可能你之前想都没想到,但一旦你的片子成功了,就会源源不断有人找上门来谈合作。”

这种爆炸式的效应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前来“淘金”。投资方之一汇福资本总裁陆永康对本报表示,他们对南海的黄飞鸿主题一直非常关注,而其他的方式可能投资周期比较长,这次他们选择从动漫行业入手。如果影片成功的话,后续的衍生品除了传统的周边产品以外,还可以创办主题公园和开办连锁武术培训机构。

劣币驱逐良币

而正因为发展刚起步,投资文化产业往往伴随着比其他行业更大的风险。张成祥在动漫行业已摸爬滚打20多年,他形容这一行业“水很深”,“那么多公司,只有20%是认真在做动漫的,甚至更少。”

张成祥告诉本报,一部动画片,根据播映电视台的级别和动画片的制作类型,国家给予每集补助2000~4000元不等。一旦动画片在国外获了奖,补助将更高。在国家大力支持的背景下,不少动漫公司冲着骗补助而来。

“国家的政策导向没有错,是下面的企业钻了空子。”这些钻空子的企业靠着政策拿到了政府的启动资金,享受政府提供的优惠的办公场所,然后接一些活来做,再去拿国家的补贴。

还有一部分能“忽悠”的,骗的是投资人的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不少动漫公司策划本领一流,给投资方画下一张诱人的大饼。而这些公司或许并没有优秀的制作能力,不少投资方的钱投下来就是打水漂。“有一家公司拿了美国投资方的2000万美元,但最后什么也没做出来。”

良莠不齐的现状对想要做精品的企业并不公平。张成祥反问:“别人投10万元花三个月做出来的动画片跟我投20万花半年做出来的东西赚一样的钱,那谁还会去做精品?”

中国的动漫市场环境并不太好。张成祥透露,《喜羊羊与灰太狼》最初在央视播,不仅没有收入,反而要倒过来给央视交钱。因此张成祥想先去打国际市场,这部有着浓厚中国元素的动画片一旦在欧美市场受到欢迎,再回到国内市场来会比现在容易得多。

对投资公司来说,风险意味着收益。陆永康透露,现阶段如果单纯是制造业,他们基本不会考虑投资。他们更关注有创新点的领域,除了文化产业,还包括现代餐饮和电商。

地方政府思路

地方政府也开始给予文化产业前所未有的重视。而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更是为地方政府发展文化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2011年,全国电影票房达到131.15亿元,较2010年增长28.93%,其中国产影片票房占全年票房总额的53.61%。

珠三角深厚的传统制造业根基和活跃的民间资本无疑为这里的文化产业发展提供了土壤。谭国洪对本报表示,珠三角强大的传统制造业基础对服务类的文化产业需求很大,比如产品的设计包装、站建设、企业文化建设等。

目前,在文化产业发展上仍处于起步阶段的南海,尚将重点放在载体建设上。谭国洪表示,南海将在未来5到10年建设20个文化创意产业园,而政府将在三旧改造、用地政策等方面给予扶持。

对于国鼎,佛山南海区西樵镇政府就已提供了一个50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为文化创意类企业提供更多的是平台,而非资金。谭国洪表示,政府现在要做的就是牵线搭桥,把商会邀请来搞活动,让搞文化的企业有更多机会认识搞实业、搞投资的人。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产业化可能更具经济和文化保护的双重意义。南海黄飞鸿中联龙狮训练基地是一个产业化的典范。谭国洪介绍,这个以龙舟、龙狮培训为主的基地是唯一能够养得活自己的非遗项目。

“我们目前并不要求文化产业对GDP能做多少贡献,重要的是搞好基础,形成氛围。各地都在搞文化产业,这也是国家战略,大势所趋,我们不能错过。”谭国洪说。

四川新闻网:犍为16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总投资20亿元

犍为县荣获全国“绿色小康县”称号_1

洋盘!“微信”架起犍为警民沟通“连心桥”

四川新闻网:犍为16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总投资20亿元
犍为县荣获全国“绿色小康县”称号_1
洋盘!“微信”架起犍为警民沟通“连心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