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武极神王 第六百八十八章 野心勃勃

2019-12-04 12:23: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极神王 第六百八十八章 野心勃勃

“混账!”

“砰……”

怒火冲天的楚痕一掌狠狠的击打在地面上,路面即刻深陷下去,并延伸出去一道道深邃的裂缝。

在听完画雪和弄棋所说的之后,其积压在心头的杀意当真是难以扼制。

以离魂散控制人之意识,再以天厄丹将其血脉界限的潜能最大化的将其激发出来,再以移花接木之术掠夺其能……而最后受害这一方,还要承受着天厄丹所带来的巨大副作用……

所有的好处全给他们占了,最终受害者这方承受着所有的苦楚。

愤怒!

绝对的愤怒!

楚痕此刻只想着潜入那无妄谷,再把控制叶瑶的那个畜生碎尸万段。

……

“楚痕哥哥别生气,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叶瑶轻轻的拉了拉楚痕的衣服,摇了摇头,安抚着对方的怒火。

哪怕在这种时候,她仍旧是为别人着想。

画雪,弄棋也都不禁心有不忍,她们终于知道楚痕为什么会如此心疼叶瑶了,这个女孩的确是单纯善良的如同一张白纸……无妄谷当真是有够伤天害理的。

……

可是,现在摆在众人面前的最大的难题,就是该如何化解掉叶瑶身上的天厄丹副作用。

没有天厄丹的维持,叶瑶迟早是死路一条。

除非弄到丹药的炼制方法,再以此供养叶瑶,维持她的性命,可天厄丹唯有无妄谷才有,根本不可能拿到手。

……

“叶瑶小姐,我有一事不明。”耗子突然间问道。

“耗子哥哥请说。”

“控制你的人是谁?”

几人的心头一怔,似乎从始至终都忽略了这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叶瑶先是看了楚痕一眼,红唇轻抿,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申屠弈天……”

什么?

此言一出,画雪和弄棋两人的脸色再次为之大变,浓浓的凝重之意涌现而出,那蹙起的秀眉间,饶有无力之意。

“此人是谁?”楚痕冷冷的说道。

“无妄谷的少主……也是无妄谷天赋最强的第一天才……”

弄棋略显无奈的说道。

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或许还会有一线希望从对方的手里夺得天厄丹的方法,而那‘申屠弈天’即便在整个东胜州都算的上是一个名动四方的人物。

就拿那北乾商会的律川风而言,他在申屠弈天的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

……

然,即便如此,楚痕眼中的寒意仍旧不减。

“哼,莫说他是无妄谷的少主,就算是谷主,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小瑶被他所害……”

“楚痕,你别冲动!”

弄棋连忙劝止。

她已经猜到楚痕想要做什么了,并接着说道,“无妄谷的实力在整个东胜州可以排进前十位,单论整体势力的话,就连我们坤留山都不是其对手……你若擅闯无妄谷的话,绝对是九死一生。”

“楚痕哥哥,别冒这个险……”

叶瑶也下意识的拉住对方的手臂,她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其实能够再见到你,小瑶已经很满足了,就算最后死在你身边,我也一点都不怕。”

叶瑶很清楚擅闯无妄谷的危险性有多高。

就拿申屠弈天而言,其本身就是一位地玄境七阶修为的顶尖强者。

更何况在他的身边还有四位贴身护卫,这四个贴身护卫,也都是修为极强之人……

双方悬殊极大。

以楚痕现在的修为,怕是连申屠弈天的身都近不了,就更别说从对方的身上夺取天厄丹和药方了。

……

东胜州排名前十的势力!

楚痕不由的握紧双拳,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

在来到东胜州的这几个月时间,楚痕对于东胜州有了一个大概的模糊概念。这片州域卧虎藏龙,百国州域甚至不及它的万分之一。

就拿强大如坤留山而言,东胜州比之强大的宗门势力都有不少。

尤其是公羊宇走之后,坤留山就更不是无妄谷的对手了。

所以,就算以坤留山的名义出面讨要天厄丹的药方,无妄谷都不可能会妥协,更别说就凭楚痕一人。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纵然楚痕的潜力天赋再强,也显得苍白无力。

……

可叶瑶越是为楚痕着想,自己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以楚痕的个性,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楚痕绝对做不到。

而,就在几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耗子却是继续询问。

“小瑶,你确定那个人是申屠弈天?”

耗子和楚痕情同兄弟,加上小瑶刚才又称呼对方为‘耗子哥哥’,这会耗子也自然改了称呼,听上去显得更为亲切。

叶瑶点点头,“我肯定的。”

虽然叶瑶在妄情谷一直都被‘离魂散’所控制了意识,但在这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随同记忆印在她的脑子里……

前后所遇到的事情和人物,一件都没有落下。

……

耗子微微颔首,接着道,“那我就更加疑惑了。”

“哦?”

几人一怔,就连楚痕都露出了几分诧异。

“疑惑什么?”

“既然是申屠弈天控制小瑶,那么他多半是看中了小瑶的血脉界限……但是,据我对‘嫁衣玄体’的了解,其只能拥有一种血脉界限。如果他拥有了第一种,就不能再要第二种……非要第二种的话,那么在移花接木之后,所获得的第一种血脉界限就会消失……我说的没错吧?”

耗子看向画雪和弄棋。

两女点了点头,弄棋给予肯定的回答,道,“的确是这样,就像女人嫁人一样,只能为一个男人穿上嫁衣,你可以有多个选择,但绝对不能够同时嫁给两个人……嫁衣玄体也是一样,只能掠夺一种血脉界限,在获得第二种的话,前面那种就会消失。”

对方解释的也算是非常详细了。

耗子再次点头,目视楚痕,道,“小瑶的‘阴阳玄体’虽然也属于玄体中的顶尖行列,但也并非最强……以无妄谷的能力,相信要找到一个血脉界限胜过小瑶的人,应该不会太难……所以,我觉得那申屠弈天别有目的。”

耗子的猜测令在座的几人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方所说的不无道理。

叶瑶的体质的确称不上是最强玄体,可是从她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从一个修为平平的普通武修达到地玄境来说,就足以说明无妄谷对她的看重……

尤其是叶瑶之前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武技杀招,也能够说明申屠弈天对她的培养是下了很大的心血的。

……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申屠弈天对叶瑶如此看重呢?

“圣体……”

轻轻的两个字从叶瑶的口中吐露而出,直接是打破了这古怪的平静。

什么?

几人的瞳孔都是隐隐一缩,就连楚痕都饶有愕然的盯着对方。

叶瑶银牙轻咬着红唇,缓缓的说道,“申屠弈天在和他的几个贴身护卫谈话的时候,我就站在旁边……”

“他们说什么?”耗子继续追问。

“说要让我的体质进化到圣体……融阴阳,夺造化,太极圣体……”

叶瑶的咬字很重,说的很清晰。

可众人听的却是尤为震惊,很是难以置信,要知道从‘阴阳玄体’进化到‘太极圣体’其中的难度绝非常人所能够想象,纵然那无妄谷拥有何种逆天之能,怕是也难以做到这点……

等等!

几人猛地想到了什么?

突然为之惊醒,相互对视一眼,并异口同声的喊出来几个字。

“荒古天域!”

“哗……”

霎那间,几人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申屠弈天当真是下的好大的一盘棋,相比较他那作为谷主的父亲,申屠弈天更是野心勃勃。

一连串的问题,在顷刻间融会贯通。

所有的疑问即刻得到了解释,申屠弈天多半知道在那荒古天域中拥有能够让叶瑶的阴阳玄体进化为‘太极圣体’的力量,所以才会处心积虑的不断强化她的修为和血脉……

只为最后来个巨大的收获,一跃化身为圣体。

“这家伙还当真是个人物啊!”

耗子由衷的感叹道。

而,楚痕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眼中升腾的杀意也越来越浓郁,尽管一面未见,楚痕对于那申屠弈天的恨意却格外的强盛。

……

听到这里,耗子那细小的眼睛却是浮现出一抹特别的神采。

“既然如此,我已有了解决的办法。”

“哦?”

“那就是把小瑶送回去,来个将计就计……”

但见楚痕又要发作,耗子连忙伸手制止,“你先别着急,当下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控制住小瑶体内的天厄丹副作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申屠弈天继续给她供应天厄丹……为了圣体血脉界限,申屠弈天肯定不会让小瑶出半点差错……

而小瑶要做的,就是假装仍旧被离魂散所控制,直到他帮助小瑶进化成为圣体,到时候一切的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

“耗子说的没错。”画雪也连忙表示赞同,“只要小瑶的达到了圣体,那么可以凭借强大的血脉界限压制住天厄丹的副作用,就不用受到控制了。”

关于圣体化解天厄丹副作用的方法,之前圣翼天炎雀也向楚痕说过。

但是,让叶瑶再回去,这在楚痕看来简直就像是重回龙潭虎穴……实在是很难放下心来。

可这也是目前而言,最好的选择。

如果叶瑶真的在荒古天域中进化为了太极圣体,这对于她而言,绝对称得上是一个莫大的机缘。

……

“可是我担心那申屠弈天会先夺取小瑶的阴阳玄体,再自己去荒古天域寻求入圣之法。”

楚痕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应该不太可能。”弄棋给予否定,她道,“嫁衣玄体掠夺而来的血脉界限终归是别人的东西,就算契合的再好,也不如原主人的运用自如。相比较之下,血脉界限的提升速度上会存在不小的差距

。以申屠弈天的性格,不会这么沉不住气的。”

……

楚痕两眼微凝,的确,申屠弈天如果想要阴阳玄体的话,早就出手了,并不会等到现在。

其之所以迟迟未动的原因,只为那太极圣体。

前后仔细的考虑一下,让叶瑶回到申屠弈天的身边,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既能够保住叶瑶的性命,还有机会一跃入圣,化为圣体。

这不可谓不是一举多得。

但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叶瑶的离魂散之毒已经解开,在申屠弈天的面前,必须要处处都小心翼翼的,一旦露出了丝毫的马脚,都会弄巧成拙,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是楚痕为之担心的。

“小瑶,你怎么考虑?”楚痕低声问道。

叶瑶浅浅一笑,两眼弯弯,很是可爱,“我听楚痕哥哥的……”

楚痕略感干涩的笑了笑,其深深的舒出一口气,道,“我再想想吧!”

...

婴儿退烧物理降温方法
宝宝发热39度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