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贵州智障男离家迷途民警助其家人找回

2019-11-13 07:5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州智障男离家迷途 民警助其家人找回

9月9日上午,县公安局收到来自贵州的一封感谢信,对派出所民警苏志翔帮助其找到失踪半年的儿子表示感谢。

这事情还得从10天前说起。

8月30日下午,珊溪派出所民警苏志翔接到辖区牛坑村村长吴士荣称:在村头珊溪水库岸边躺着一个男子,已经半天没有动弹了,村子里不少小孩被吓到了,他们初步怀疑这名男子已经死了。

苏志翔立即带队出警至现场查看,到了现场,只见路边侧卧着一个30岁左右男子,头发蓬松,衣衫褴褛,浑身汗臭味,在烈日烘烤下一动也不动,一大推群众围着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查看,看见警察过来,大家纷纷让开一条路。

苏志翔探了探该男子的鼻子,还有呼吸,他就和其他几个协警将其抬到树荫下,用带来的矿泉水给该男子喂了几口,几分钟后这名男子虚弱地抬起头,却一言不发,苏志翔反复用方言、普通话询问男子姓名和家庭住址,男子均不回答。

民警只得将该男子抬到警车上,先送到了最近的村长吴士荣家中。经大家仔细查看,该男子身体没有外伤,只是可能许久没有进食,又被太阳暴晒了一个下午,所以身体较为虚弱。于是,吴士荣赶紧让家里人做了一大锅面条,该男子狼吞虎咽的吃完才缓过劲

大家和他沟通,他口齿不清,讲话含含糊糊,嘴里也尽管念叨着一些人听不懂的话,只说自己叫“阿刚”,从福州过来,其余家庭成员、住址等情况却无从知晓。

经过短暂交流,民警发现,该男子行为举止像个小孩,这名男子极有可能弱智,在无法核实男子身份的情况下,民警开始翻看男子的衣服和裤子口袋里是否有有用的线索,但是一无所获,该男子身上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这可难倒了民警,民警只好先将该男子带回所里,村长吴士荣还自掏腰包在市场给他买了衣服和鞋子

吃饱喝足洗了个澡后,该男子神情悠闲了许多,民警无奈,只得继续询问相关信息。经过反复多次沟通,最后得知他是从福州一路走过来的,人是贵州人

,民警就进入贵州公安系统查询,终于联系到该人所在县公安局,可是当天是周日没有人上班,民警不死心,又一个一个派出所的联系,终于和该男子所在村寨的社区民警取得了联系,当地社区民警一听也很重视,立即帮助查找核实,很快回复,当地确有一男子,离家出走已经近半年了,家里人还以为已经去世了。

原来该流浪汉姓韦,贵州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水族是当地一个少数民族,1987年出生。今年4月份,韦某和村里的朋友一起准备到福州打工,因家里人不同意,韦某就偷偷的拿了家里600元钱不告而别,来到福州后,朋友介绍在一家超市干了几天

,因反应迟钝被老板辞退,连身份证也没有取回,随后便每天呆在出租屋,有一天出去玩忘记回房间,随后他就一路讨饭一路走,走到文成已经是8月26日了,前几天顺着河流就走到了珊溪,当天下午因为2天没有吃饭晕倒到路边。

打通后,韦某的父母亲一开始还以为是诈骗,当最终确定是儿子时,激动的热泪盈眶,“阿刚还活着,被你们找到啦,太好了!”随后就只知道一个劲的说“谢谢、谢谢!”

第二天,韦某的家里人赶到派出所。据韦父介绍,韦某生下来不到20个月时发高烧,因家里无钱到正规医院医治,烧糊脑袋,后又因照料不当,从床上摔下来头部落地,而致智力缺陷。韦某4月份离家出走后,因其是家中独子,韦某夫妇曾赶到福州拿着“寻人启事”走到那贴到那,还花了钱在电视台做了2期寻人启事,花费7万元苦苦寻找了半个月……寻遍福州的大街小巷,依然不见儿子踪影,家里实在没有更多的钱支持,最后只得回家。

“都走了快半年了,他身上也没钱,也不知道怎么过的,而且智力不好,最怕遇到坏人,我每次想到都很后悔。他在路上肯定受了不少苦,幸亏遇上你们这些好警察了,谢谢你们!”说到这里

,韦母拉着民警苏志翔的手泣不成声。(通讯员 程勇)

重庆小米熊医院
南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北京熙仁医院熊瑛
东莞治疗睾丸炎医院
阳曲县安康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