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木马苦难是口深井作品赏析

2019-09-23 13:26: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讲述了一个令人揪心的悲惨的故事,一个四口之家,有两个孩子都患先天性智障残疾的家庭苦难和悲剧。

  ----读刘爱玲的短篇小说《他们的孩子》

  小说一开始从一个令人揪心的特定情景切入故事:在一个繁华大商场里,一个父亲在准备遗弃他患智障的14岁儿子,他们是从很远的乡下坐火车来到这大都市里的。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老吕的人,是他在工地上的工友。从小说后面的情节我们知道,遗弃孩子这个主意,最初就是这个老吕提出的。但是,具体到了实施遗弃行动时,做父亲的为什么还要让这个外人老吕也跟着来目睹他这见不得人的父子别离?对此,小说也含蓄地写出了原委:作为父亲的山子,他怕自己的感情不忍心把这件事完成,他怕自己中途后悔,所以他让一个外人跟着来监督自己,不要因为自己的感情而生变。也确实,他们本来是可以在第一个大商场里就能把孩子遗弃,却实际连转了四个大商场,在这个老吕的一再催促下,山子才最后下定决心。看来,没有这个老吕,事情是办不成的。于是,这个大都市里又多了一个流浪的智障人员,这样的人多一个少一个,没有人会注意到。人们也许会注意到,突然新来的这个流浪者,年龄太小了,也许会有人谴责报怨:谁家的父母太缺德狠心,遗弃这么小的孩子!

  那么,这到底是怎样一对父母呢,他们为什么要冒违反法律、背离道德之名而忍心遗弃自己的亲生儿子?理解了一切,就原谅了一切。这篇小说就细致地道出了其中的原委,那个被遗弃的智障孩子的父亲山子,和母亲菊,他们从相识相恋到结婚组建家庭。这其中有年轻人的闯劲,青春的单纯快乐无忧,爱情的甜美,初为人父为人母的天伦之乐。当然,当年物质生活的贫乏也是不可回避的,但是“年轻人对了眼,再苦的日子都是天堂”。孩子,是父母幸福与痛苦的结晶,是父母一生的牵挂。而对于山子和菊来说,孩子亮亮成了他们苦难的开始,因为他们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是个智障儿童。而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就是一对父母和他们智障儿子的日常生活,和他们为给儿子治病,替儿子前途担忧的种种努力。比如:“为了亮亮的病,山子和菊的足迹遍布了大半个中国,现在是实在没辙了”,“山子和菊带着亮亮走了很多地方,每年他们都要在不同的城市住上一阵子,把山子在脚手架上上水泥砌砖头的钱换成各种各样的营养品和药,由菊喂给亮亮。然而那些营养品仿佛吃到了石头上,亮亮的病依然没有一点起色。”小说真实地,如同对准苦难作特定镜头那样地对他们的家庭苦难作了描写,这其中也包括他们之间的吵架之琐细事件。而小说中这个智障孩子是一切的焦点,他的病征状态,和父母怎样护理他,小说中有细致的描写,这些非经亲身经历体验过而难以理解的细节,是不能凭虚构来写出的。

  苦难往往是会滋生蔓延的,夫妻俩对亮亮的病失去希望后决定再生一个孩子,他们太渴望有一个健康的子女了,可是这第二个孩子仍然是个智障儿,他们又往苦难深入了一步。于是上演了小说开头那一幕,他们想以此来减缓他们的痛苦。我们旁观者可以指责他们既不道德又犯法,但是,我们的社会对此悲剧就没有了吗?正常生活的父母,谁忍心遗弃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两个小夫妻,他们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他们完成了自己的,然后把其他交给社会、交给未知、交给命运。小说的结尾是五年后,山子他们一家三口晚上在出租屋内,煤气中毒而死。套用哈代在《德伯家的苔丝》结束时的话来说,痛苦之神结束了他对这一家三口的游戏。这位痛苦之神他是想知道一下,人对痛苦到底有怎样的承受力。但是,他为什么要挑选这么可怜弱小的一家人来进行他的实验呢?

  死亡,并不就是痛苦,也许是一种对苦难的解脱,他们唯一存活在人世间的那个智障儿子亮亮,当然,亮亮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在世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在大都市里流浪的疯子,和其他疯子大同小异。人们不会想到,就是这个疯子,也曾是一对父母最大的牵挂。

  他们是小人物,连他们的死因也不甚明了。人们也猜测他们是自杀的,这是很有可能的,我不妨用央视“撒贝宁时间”的语气来推理一下:是否也存在着这么一种可能,夫妻俩看到第二个孩子也和第一个孩子一样,心境之凄怆可想而知,艰难的生活让作为女人家的菊还能逆来顺受,但山子越来越不能忍受,有过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再次萌生遗弃孩子的念头,他想上演上一次在远方大都市商场里的那一幕,他想,他这次用不着别人来监督自己了,之后他们抱养一个健康的孩子。当他把这主意说给菊听时,菊就是死活不同意,他们又一次吵架后,万念俱灰的山子蓄意让母子二人煤气中毒,自己也躺在他们身边,有意识自愿吸煤气随之而去。他们当晚的吵架让老邻居听到了,所以老邻居对于他们一家三口煤气中毒而死的看法是:“也说不定是怎么回事,那样的日子!”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绝望的山子建议他们自杀,菊或许有点别的想法,但她知道,就算她不想死,但见丈夫死意已决,自己独自活在世上可能也养不活这第二个残疾儿子,生活更苦,还不如和丈夫一同去了算了。所以,小说中写到他们死后的表情“极为安详”,这说明他们是有准备的,她怀里紧抱着儿子,心里也许临死还牵挂着另一个儿子,她也许相信世上有神灵,以为死后他们一家人就可以团圆了……

  这篇小说对这一份特殊的人间苦难作了细致的讲述,作者的叙述语言在不动声色、娓娓道来中却饱含同情,文字外似乎一直回荡着一曲低沉哀婉的二胡独奏《二泉映月》。苦难二字,在艺术家的世界里,应该是诗意的源泉,应该是满怀敬畏之心去道及的。文学艺术家应该有化苦难为神奇的能力,应该有拥抱苦难的 。刘爱玲写这篇小说《他们的孩子》,就是她主动对苦难的一次参悟。实际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命运和苦难的孩子。

  共 22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感人,解析的更加透彻。读完评论,人的伦理道德受到鞭策。“这篇小说对这一份特殊的人间苦难作了细致的讲述,作者的叙述语言在不动声色、娓娓道来中却饱含同情,文字外似乎一直回荡着一曲低沉哀婉的二胡独奏《二泉映月》。苦难二字,在艺术家的世界里,应该是诗意的源泉,应该是满怀敬畏之心去道及的。文学艺术家应该有化苦难为神奇的能力,应该有拥抱苦难的 。刘爱玲写这篇小说《他们的孩子》,就是她主动对苦难的一次参悟。实际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命运和苦难的孩子。”感悟生活,寻找美好。感谢您投稿旋转木马,期待您更多的佳作。【:诗人夏红雪】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健脾吃什么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严重尿失禁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