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信托业经济转型环境下的风险分析

2019-08-16 18:47: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二季度末,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超过12万亿元,同比增长约32%。自去年以来,共有十余家信托公司陷入“兑付危机”,例如,、中诚信托公司投向基础资产的信托产品接连出现问题。从实际爆出风险的信托产品来看,其前期主要集中在矿产资源和房地产领域,但也正向其他领域蔓延。 今年出现的行业不利因素会对信托业未来的经营业绩带来何种挑战?信托业会不会爆发系统性风险?该如何看待本年度信托行业的兑付压力以及争议甚多的刚性兑付问题?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行业竞争加剧,信托业是否应加大其管理财产信托的比重?为回答以上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CF40理事单位上海重阳投资有限公司总裁,是为“21世纪北京圆桌”第422期,以飨读者。 (王乾筝)

信托业风光不再?

《21世纪》:今年中国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增大,使得信托公司的发展面临更大的挑战。2014二季度末数据显示,信托业季度环比增速首次出现“月度负增长”,信托业的人均绩效也出现下滑。该如何看待未来信托业的经营业绩?

王庆:信托业前几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季度环比增速的下降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发生的。首先是需求层面的变化。一些信托理财产品到期了,有些个别机构出现了兑付风险。在连续几年的高位增长、在信托行业资产余额基数很高的情况下,再加上个别风险的暴露,造成了需求不像以前那么强劲的现象。我觉得这是非常积极的变化,因为之前那些信托理财产品都有非常强的刚性兑付预期,现在需求量发生变化,说明大家对刚性兑付的预期有所弱化,这是中国资本市场走向健康的积极信号。

其次是监管层面的变化。一些信托产品是为商业银行的业务出表做通道,但是监管层的要求下发以后,这些表外的东西又必须放回表内。过去两年的快速增长是一个表内向表外的转移过程,现在则是表外向表内的转移过程,是监管的变化造成这个变化。所以信托业发展速度的放缓应该客观看待,在经过快速增长之后,市场也变得理性了,监管层面上也加强了,两方面的变化造就了现在的结果。

信托业毫无疑问对中国利率市场化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但是很可能它的高速发展过程会告一段落,但是它一定会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钟伟:总体上来说,信托公司运行良好。据统计,在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银行之中,信托公司是人均效益最高的机构之一,大多数信托公司人均绩效超过100万元。信托公司在过去数年的发展如疾风暴雨般非常迅猛,虽然未来其增速有可能随着宏观调控和经济下行而放缓,但这并不意味着信托公司的经营会陷入困局或危机。信托业的未来人均绩效很可能维持在100万元,甚至实力强些的维持在四五百万元,这种发展态势会持续下去。

随着中国经济转型与发展,信托行业的机构创新与业务创新的空间很广阔。比如,随着混合所有制的推进,信托行业会更深入加入参与个人并购基金的活动;随着利率市场化和资产证券化的推进,在按揭贷款证券化和住房抵押贷款(MBS)等方面,信托业也有巨大的空间。此外,在风险回报相对较好但被限制进入的行业,如房地产,信托业也会有很大的表现空间。

总体上说,尽管信托在过去五六年疾风暴雨一样的发展中积累了一些问题,甚至也有能打破刚性兑付的个例,但总的来说其发展令人鼓舞,未来信托行业会给已有的金融体系和监管体系带来更加深刻的影响。

爆发系统性风险?

《21世纪》:一方面,有市场人士担忧单个信托产品违约可能给信托业乃至金融业带来传导效应;但另一方面,随着信托行业稳定基金等制度日趋完善,信托公司的风险承受能力也在增强。信托业有没有可能爆发系统性的风险?

钟伟:我不认为会爆发所谓的系统性风险,但局部的或者区域的风险可能会有一些。这取决于信托公司的经营策略:业务选择更为激进还是稳健,来源更多是单一信托还是集合信托,行业方向是高危行业、产能过剩行业、限制准入行业还是更为安全的行业,营销方式是自销还是代销等。但总体上来说,信托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之大,现在还看不出爆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

王庆:我也觉得信托业爆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很小。首先从规模来讲,整个信托产品规模在整个中国金融资产中比重很小,更别说发生问题的信托资产在整个信托资产的比重又更小,所以这个规模不成比例。其次,所谓的信托机构或者产品出现兑付危机的信用事件都是孤立的。这些兑付危机到底会不会产生连锁反应?实际上中国信托理财产品杠杆率是很低的。在中国各种金融机构里面杠杆率最低的就是和信托公司。所以即使出现偶然的兑付危机案例,也不会出现连锁反应。

千万不能把发达国家的那些影子银行跟中国的影子银行完全联系在一起,发达国家那些影子银行是杠杆率很高的,中国的影子银行更多的是为了突破监管,将业务经过表内转表外,它的杠杆率反而是不高的,这个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房地产拖累信托?

《21世纪》: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一些信托项目尤其是矿产信托、房地产信托的兑付压力也随之增大。据投行的不完全统计,2014全年约有3万-4万亿信托产品到期。您如何看待信托业的兑付压力?

钟伟:信托业形成的信托资产如此巨大,过去的两年中虽然钢贸、有色、煤矿领域都爆发了信托的问题,但并没有对信托业造成伤筋动骨的伤害。当前的一个焦点是房地产信托。我不认为中国的房地产会面临崩盘的可能性。因为中国的城市化率刚过50%,依然有着巨大的进步空间。城镇化过程中大量新增人口的需求以及更新改造的需求非常大。所以对中国房地产而言,虽然在未来的两年内它面临软着陆的巨大可能,但随着按揭贷款的加速发放、棚改的政策不那么激进,以及像资产证券化、住房抵押贷款(MBS)等做法的陆续推出,中国房地产的未来仍然会有相当可观的增长。所以,房地产信托可能局部有问题,尤其投向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信托产品会有违约的可能性,但总体上来讲,没有什么问题。

王庆:兑付方面整体上来讲没有压力,但是个别行业还是有压力,这个就是我们说的信用事件。实际上很多信托理财产品,如果是在成熟市场经济体的话,出现信用违约并不鲜见。所以,关键看信托业会不会出现成规模的违约。现在看来,最有可能出现问题,或者已经出现问题的是跟、矿产品有关的信托,这是由宏观经济的不景气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造成的。但是,经济不景气、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已经发生很长时间了,这方面违约的信托比例仍然偏低。所以,下一步需要观察的就是房地产信托,这里面就取决于对房价的整体走势的判断。

房地产的不景气会给投向房市的信托产品构成一定的压力。个别开发商负债率过高,实力比较弱,肯定会出现违约的现象。但是更重要的是看整个行业会不会出现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判断下一步房价会不会出现比较大幅度的调整。我认为,综合来看中国房价出现所谓的大幅度或者断崖式调整的概率很低。所以房地产信托个别出问题,完全可能,但是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不大。

《21世纪》:在2014年4月发布的《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即“99号文”)中规定,当信托公司出现流动性风险时,信托公司股东必须给予必要的流动性支持。这样会不会反而强化了信托产品的刚性兑付特性?

王庆:在一定程度上是强化了刚性兑付的预期,但是“99号文”强调的是流动性问题而不是信托公司的负债能力问题。如果是流动性问题的话,一些信托公司尤其是大型信托公司的股东背景都很强大,股东给予必要的流动性支持,也是比较顺理成章的事情。此外,“99号文”并没有说让股东去埋单本来资不抵债的问题公司。

我觉得刚性兑付是正在被打破,这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有利的,对整个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利的。因为这么大规模的金融产品活动不可能没有违约的,违约很正常,这种刚性兑付预期本身是中国金融创新过程不彻底的表现。实际上金融创新本身是对金融机构监管的放松、对金融产品监管的放松和金融产品价格定价的市场化。我们现在是金融机构监管放松了,金融产品监管放松了,但是金融产品定价没有充分市场化,所以金融创新的过程是不完全的过程,所以,打破刚性兑付预期,金融产品定价更加市场化,这是市场进一步推进金融创新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钟伟:“99号文”明确了信托公司的股东责任,尤其在发生风险状况时,信托公司“生前遗嘱”如何安排,明确了打破刚性兑付当中各方的责任、义务。这有利于打破刚性兑付。

岁月静好必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哪些人容易得甲状腺结节?甲状腺结节有哪些症状?
郑州那个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