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将门媳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受伤

2019-12-04 10:1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门媳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受伤

这样一番试探,小李和老周都没能试出一点有价值的线索,反而让这二人看起来更加心惊胆战如同惊弓之鸟,小李挠了挠头,“算了吧,我估计他们真不是,再这样把人家*疯了,可真是罪过。”

老周也点点头表示同意,看了一眼那边终于吃饱喝足坐在一起低语的二人,“我这会儿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人不像,听说少乃乃可是女中豪杰,那女子真不像。”

云瑶和温祁扬在山d的另一个角落,因为云瑶是女子,这些人便给他们二人单独腾了个角落出来休息,也算是避嫌。

云瑶这会儿正在和温祁扬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温祁扬说道:“我估计你演得太过了,你看他们那眼神,好想你已经被吓破了胆一样。”

“唉,不是我演得太过了,这些人眼神儿不好啊,姐姐我哪里看起来像是被吓破胆了?”云瑶低声说道,话说完还偷偷转头看了一眼那边正观察她的两个人。

“你说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然为什么非要盯着我啊?”

温祁扬想了想,“不知道,不过这不重要,我们吃饱喝足了,也该考虑怎么离开这座山了,不然等百里齐抽出时间来,要逃出去怕是难了。”

二人嘀嘀咕咕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其实这办法也算不得办法,他们是想让大强送他们出去。

大强这人看起来心思简单,而且热心肠,之前已经帮过他们一回,再开口也容易,而且看他那么大块头,估计功夫也不弱,山中万一遇到危险,有他也有点保障。

总之,相比其他刚刚认识的,大强怎么看都是最合适的人。

二人商议完毕。最终决定温祁扬去跟大强搭话,请他送他们出去。

温祁扬起身往那边走去,大强正在和几个人赌骰子

,温祁扬说了来意。大强想了想便说道:“好吧,反正我们在这山里也闲着没事干,我送你们出去。”

二人商定明早出发,温祁扬便回来了。

“好了,我们已经说好明早出发。现在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云瑶一笑,这山里跑了多少天她还真的累了。

那边赌骰子的声音很大,但是对于在山中跑了这么多天都没有睡过好觉的人来说,这样的响声毫无威胁,简直像是催眠曲一样,她听着那边传来的喧闹声,慢慢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山d中依旧是光线昏暗,云瑶起身,发现温祁扬坐着倚在她身旁的一块石头上睡着了。云瑶往不远处看了看,一群人一排排睡的正香,最外面背对着她坐着一个人,大概是值守的人。

她起身,那人立刻转过来,正是昨晚顶着她和人嘀嘀咕咕的二人之一,云瑶从他笑了笑,走到暗流旁伸手捧了些水拍在脸上,溪水冰凉,云瑶打了个寒噤。立刻觉得脑中一片清透,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山d中的这些人警惕心都挺重,就这么一下不由自主的吸气声,那些睡着的人都醒了过来。云瑶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脸,“抱歉啊,吵醒你们了。”

“没事,反正也该起了,”有人回答道,其他人也应声。那边温祁扬也被吵醒来,揉着眼睛看向这边。

既然醒了,收拾收拾也就该出发了,云瑶和温祁扬收拾完毕,那边大强也已经准备好,三人踏上了出山的路。

山中鸟啼清脆,大强徒手将挡在前面的树枝折断,云瑶和温祁扬跟在后面,终于没有再被树枝弄得狼狈不堪。

大强带他们走的这条路并不是百里齐等人进出山常走的路,那条路太危险,三人选择了在山中选没有人走过的地方走,这样也是安全一点,大强问道:“姚兄弟,你们兄妹这出去,就不怕那管事再带人来抓你们?”

温祁扬之前倒没想过这个问题怎么说,闻言凝眉想了想,这才说道:“我打算带着妹妹离开这里。”

“哦?”大强兴致勃勃地问道:“你们往哪里逃?这江南,自南疆边境开始到那清平城,可都是百里齐的地方。”

温祁扬说道:“我们在南郡还有个伯父,离开这里我们去投奔伯父。”

大强是个热心人,闻言立刻说道:“说起来我在南郡也有一些兄弟,倒是可以给你们一点帮助。”

温祁扬闻言扬眉道:“不知道大强兄弟那些兄弟方不方便,我们去了那里,若是寻不到伯父,也不至于太落魄露宿街头。”他叹气道:“说起来我们和伯父也有十年没联系了,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南郡。”

大强立刻说道:“方便倒是方便,只是这么远的路,你们二人要赶到南郡可不容易,这一路上到处情势紧张,百里齐和那六皇子已经打起来了。”

温祁扬也一愣,他和云瑶之前只打算了该怎么离开这座山,倒是忘了凤萧已经和百里齐交手,这一片土地处处是士兵,他们在其中想要走动,时刻都会被炮灰啊。

大强也看出来这二人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事,热心肠地说道:“兄弟我试着和我们六爷说一声,要不直接带你们过去?”

云瑶和温祁扬被“六爷”这个称呼镇住了,暗想道:说话这么有底气,本事也不小,难道这伙人是土匪什么的?

真的不怪云瑶没往凤萧手下这边想,她也接触过凤萧那些属下,从没听说过六爷这样的称呼,所以这一时她真的没想起来总是跟在身边的文六。

三人走了这么久,渐渐看到了山下那一片一片的村庄,大强说道:“到了,这里下去往北走,大概走上三天就是清平,越过清平,南郡也就不远了。”

云瑶说道:“原来这里竟然离清平那么近?”那天她和温祁扬在车上,感觉走了十来日才到这里,她以为自己都已经到了百里齐的老窝了,原来才走到他地盘的边上吗?

大强转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他虽然憨直,但不是傻子。云瑶这句话已经完全暴露了。

云瑶一僵,真是防了一路最后在终点栽了个大跟头,她也是一时情不自禁,却忘了想想自己撒的谎和这句话完全对不上号。

既然这样。她已经走出了这座山,有些事也不必瞒了,“抱歉欺骗了你,事实上我们确实不是这里的人。”

大强心里有些不舒坦,枉他还想着怎么帮帮这兄妹二人。原来人家竟然一直都在骗他,虽然情有可原,但欺骗的感觉绝不好受,大强没有说什么怨怼之言,只是转身往回走。

“既然你们能从别处来,想来离开也没什么问题,已经出山,我也该回去了。”

云瑶和温祁扬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沉默地看着他离开。

大强走了没多远,温祁扬便对云瑶说道:“走吧。”

二人转身。却看见远远几匹马飞速往这边奔来。

“那些人……”云瑶眯着眼仔细看了看,下一秒却惊叫一声,转身就往回跑:“快走,百里齐!!!”

她这一声惊叫声音很大,埋头往回走的大强一下子就听到了,只是一时竟然没能反应过来,回头看到云瑶和温祁扬往这边狂奔,他看见他们身后已经离的很近的骏马,这才反应过来是什么人来了。

“百里齐!”他惊呼出声,立刻飞身一跃。躲在了一堆乱石旁。

云瑶也看见了他的动作,可是自己却绝对不能学他的样子也躲起来,那百里齐分明是已经看到了她,原本马行进的路线也变了。直直向她冲来。

她心中叫苦不迭,什么样的破运气才能在刚刚走出大山的时候迎面撞上百里齐?之前一切苦工都白做了。

云瑶狂奔,专门走陡峭不平的小路,一路奔向山顶。

她原本想要绕个圈往下跑的,可惜老远便看见一群人正包圈往这边围来,云瑶只好一路向没人的地方走去。渐渐便发现自己正朝山顶而去。

完了完了,这不是越跑越没有路吗?跑到山顶难道让她飞下去?

可是明知道这样,她还是不得不跑,也同时在心中庆幸,这条路有很多障碍,阻碍了马的前行,不然她早就被追上了。

身后马蹄声原来越近,云瑶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百里齐一俯身伸手向她抓来,云瑶惊叫一声,脚下一歪整个人一脚踏空滚了下去。

后面跑着的温祁扬顿时狂喊一声“姐!”同时向这边扑过来。

山下正坐在马上的人,正思索着抓到百里齐之后该怎么办,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那一声惊叫像是鞭子抽在他心上,凤萧猛地抬头,就看到一个人避开了百里齐的手,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云瑶!”他大喊一声,一跃起身向那边飞扑过去。

那个人从山坡上往下滚,她之前跑的路线便是多山石树桩等障碍,就是为了拖慢百里齐的速度,这时这些障碍成了危险万分的东西,凤萧眼睁睁看着她抱着头撞在石头上,撞在树桩上,最后终于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不动了。

他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两人跟前的,抱着云瑶的人正在焦急的喊她,可是她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凤萧伸出手,双手剧烈哆嗦,他猛地推开抱着云瑶的这个碍事的人,将云瑶抱在了怀里。

她头上撞破了,额头的血将清秀的面庞染红,凤萧抱着她起身,他好像在喊人来,又好像只是抱紧了她,等他回过神来,丁一赵四文六都守在他身边,而他紧紧抓着云瑶的手。

“主子,您松开手,休息一会儿吧,”丁一说道。

凤萧摇摇头,凑近了看云瑶的脸,头上包了一圈纱布,她面色苍白,只是沉沉睡着,他听着她沉稳的呼吸声,终于慢慢松了口气。

“主子,百里齐跑了,”呆瓜赵四老老实实汇报围捕的结果。

凤萧挥了挥手,这种时候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关于百里齐的事,百里齐跟他有什么关系?现在云瑶在这里睡着,人事不知,他哪里来的心思管这些。

“主子,少乃乃被百里齐抓走,这次又被百里齐害成这样,这仇我们一定要报,”文六说道。

丁一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少乃乃身上的伤不严重,只要安心静养就行了,您还是先松手,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吧。”

凤萧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她的情况怎么样,谁给她诊治的,叫过来。”

赵四挠挠头,主子不是一直在这里吗,怎么都不知道谁给少乃乃诊治的呢?

但是呆瓜赵四也是有些眼色的,这时候看主子这么累,他也没多问,出去将大夫喊了过来。

“主子,少乃乃这次撞得挺严重,脑部受了震荡,肋骨断了两根,不过所幸断了的肋骨并没有扎到脏器,所以现在只要静卧养伤便可。”

脑部震荡,肋骨断了两根……凤萧心里一阵揪痛,伸手摸了摸云瑶的额头,她睡得也不怎么安稳,时不时会浑身发汗,像是在梦中追逐着什么,凤萧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这才起身离开。

出门后,他问赵四,“刚刚你说百里齐逃走了,现在他去了哪里?”

“他往南去了。”

往南,也就是说,百里齐回老窝了,接下来随时可能会有战事。

他回头看了一样云瑶所在的屋子,“等两天,等她醒来,你带人送她回去。”

赵四点点头,凤萧转身回去。

云瑶这一场梦开始的莫名其妙,她记得自己从山上滚下去了,但是好想撞到了哪里,浑身都痛,然后她好像听到温祁扬的声音,之后又有人抱她起来,这时候她就开始做梦,她梦见抱她的人居然是凤萧!

这梦真是太可笑了,百里齐的属下拉抓她,然后她被凤萧抱住了?真是的,想他想疯了。

云瑶暗暗笑自己,但是笑着笑着又笑不出来了,辛辛苦苦跑了这么久,她又落到百里齐的手里了。

难道真的要听温祁扬的,做一个祸国妖妃报复百里齐?未完待续。

福鼎市医院
东莞市百佳玛利亚医院谷珂
盐城妇科医院
杭州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
德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